人型自走炮

老兵永远不死,只会慢慢凋零。

【盾铁】Angel With A Shotgun|天使盾x杀手铁,HE一发完

苏三起解:

脑洞源于同名音乐,大概内容是杀手铁在家门口捡到了一只受伤的天使,从此阴暗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文送给 @比哈特的马大哒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你让我重新捡回了自信,再次动笔写文,而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安慰你,只是要让你知道,我会像文里的Steve一样,一直陪伴在你身边,be your angel,with a shotgun。




Angel with a shotgun


 


作为一个杀手,Tony Stark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天使这个东西存在。


好吧,至少在看见倒在自己安全屋门口那个金发大胸,背后有着一大团白色东西的家伙前,他一点都不相信。


 


男人倒在自己的家门口看起来像是昏倒了的样子。


Tony的第一个想法是,是不是自己安全屋的位置又暴露了,被某个仇家上门寻仇了?脑海中一瞬间闪过了无数个应对方式,甚至连带着下一个安全屋的位置都已经计划好了,作为一个从来没有过失手记录的职业杀手,被人上门寻仇可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一年内换了七八次住处的记录也不是没有。


右手不动声色地探进怀中抱着的纸袋中去,里面装着一盒甜甜圈,还有一把自己随身带着的手枪。


Tony打算先给那家伙的脑袋上来上一枪,不管那家伙是真的天使,还是自己的仇家,又或者是什么cosplay爱好者。私人领域被人侵犯的感觉让Tony觉得很不爽,他一点都不介意亲手送天使下地狱,再说了,那硕大的胸脯可是结结实实的胸肌。


正掏出手枪对着不速之客脑门的时候,突然感觉手上的东西有点发热,手枪像是被高温灼烧一样迅速发红发烫。他急忙将手枪扔掉,免得自己的手被烫下一块皮来。


“抱歉。”他听见地上那一坨长着翅膀的人形生物开口,下一秒就见那人站了起来,皱起眉毛不解地看着自己,“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你刚才是想要……攻击我吗?”


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一瞬间让Tony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但是他很快地就回过神来,不动声色地收回右手抱住了怀中的甜甜圈,“你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还带着一双鸡翅膀,我只是有些吓到了。”


“抱歉,但这不是鸡翅膀。”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身后的翅膀随着他的动作而煽动了几下,“我受了点伤,路过你家门口的时候不小心晕了过去。”


Tony本来想说让他赶紧离开自己的地盘,但是鉴于对方那连接触都不许就融掉自己手枪的爆表战斗力,为了防止一不小心惹毛了对方,下一个被融掉的就是自己,他选择了妥协,“没有关系,我只是第一次见到长着……翅膀的生物。”


他说完打算绕过对方开门进去,但是发现对方那双硕大的翅膀将入口处堵得死死的。


“还有什么事吗?”他有些不悦。


“事实上,我的翅膀受了点伤,暂时飞不起来了,更别说回天堂了。”男人转过身,向他展示翅膀上那个深可见骨的伤口,“请问,你可以收留我一段时间吗?我不会耽误太久,伤口会比一般人好得快一些。”


Tony的眉头耸动了一下,决定直视自己一直懒得去思考的问题,“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


男人转过身,一脸认真地看着他,“我叫Steve Rogers,是侍奉主的天使。”


虽然早就有所预料,但是这个答案从对方口中说出来的时候Tony还是觉得自己的三观有些凌乱。传说中的天使?那些穿着裙子坐在云端弹竖琴的家伙?总是被信徒们传得悲天悯人却从来不在乎世界上发生了什么的家伙?


好吧,看上去这家伙没有穿裙子,也没有拿着竖琴。


“听起来很正常人的名字,我还以为天使都叫Lucifer……之类的。”


Steve皱了皱眉,反驳道,“事实上,Lucifer是堕落天使,他带领着不少天使选择了反抗上帝,然后创建了地狱。”


“那一定是因为他不知道天堂还有你这么可爱的家伙。”Tony翻了记白眼,绕过男人拿出钥匙将门打开。


“这算是一句夸赞吗?”Steve不解地看着他。


“绝对是,我的小翅膀。”Tony推开门,将手中的甜甜圈放在旁边的柜子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现在,你是要继续站在门口烦恼这个问题,还是进来和我一起吃甜甜圈呢?”


 


Tony这辈子做过最疯狂的两件事情,一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背着一把来复枪狙杀了政府的重要议员,另一件事就是收留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天使。前者是为了大笔的佣金,顺便为自己有些麻木的心脏找点刺激,至于后者,他也想不清楚为什么。


现在是二十世纪,整个世界都充满着枯燥的科学和让人厌烦的道理,连三岁的小朋友都不相信真的会有天使存在。Tony也总是以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是一场梦,等一觉睡醒那家伙就会消失不见了。


但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除了站在窗边对自己笑得灿烂的天使之外,还有一地的羽毛等着自己清理。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好几天,对毛茸茸的东西有些过敏的Tony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出来,“你就不能把你的翅膀收起来吗?或者我帮你把毛全部剃光!”


Steve在他愤怒的目光下扇了扇翅膀,将好不容易打扫干净的地板再次弄脏,然后在Tony忍不住想要拔枪的前一秒将翅膀收了起来。


“抱歉,因为受伤的原因,所以羽毛变得容易脱落。”


当然,这只是众多小插曲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快到中午的时候,Tony给自己煮了一碗意大利面,还来不及尝一下是难吃还是很难吃,就对上了一双写满了期待的蓝色眼睛。


他有些窘迫地将手中的叉子放下,“天使也需要吃饭吗?”


“如果是在天堂的话,就不需要,在人间会受到很大的限制。”Steve诚实地回答,肚子很配合地发出了“咕”的一声,“上次来到人间的时候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所以我也忘记了这些事情。”


“那么你会做饭吗?”Tony试探着问了一声,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之后几乎欣喜若狂,“那就好,我可以把厨房借给你,冰箱里食材还很充足。你可以缅怀一下曾经的生活,顺便为我们两个弄点吃的。”


Steve欣然同意,“你可以先休息一下,半个小时后再过来吃饭。”


满心期待着由天使烹饪出来的豪华午餐的Tony在等待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后忍不住走进了厨房,眼前的一幕几乎要让他以为自己家又被哪个仇家入侵过了。这已经不能用一团糟来形容了:仅有的一个平底锅破了一个洞,孤零零地挂在墙上,面粉洒得满地都是,餐盘里装着黑糊糊的一团不明物体,唯一能够辨认的是一盘煎鸡蛋,但是上次耸立着的蛋壳让Tony望而却步。


“你确定你当年学的是做饭而不是大战?”


Steve不满地皱了皱眉,“我是个战士。”


“哦,甜心你当然是。”Tony想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又或者是给他一个过肩摔什么,但是抬起脚来后发现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你不仅融掉了我最喜欢的一把配枪,你还融掉了我整个厨房。”


“抱歉,Tony。”小天使眨巴了一下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颇有几分委屈的意思,“我上一次来到人间的时候,没有那么丰盛的食材,那时候这个世界还在打战,我吃过最好的东西,是一个小女孩递给我的半块黑面包。而且那时候,也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他说着停顿了一下,环顾了一眼厨房,像是在斟酌应该如何用词,“器具?”


“来自上个世纪的二战老冰棍。”Tony评价道,他看了一眼之前被自己扔在一旁的意大利面,已经彻底干掉不能吃了,“你就不能使用你的天使力量变一些吃的出来吗?”


“抱歉,上帝创造我的时候没有给我这个能力。”Steve老实地回答,“就像我说的那样,我是个战士,也只是个战士。”


Tony难得地沉默了一下,破烂成一团的厨房不可能再煮一次意大利面,而且他对自己的手艺也相当的不信任。良久,他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厨房,“走吧,小翅膀,我带你去外面吃点东西。”


收回前言,Tony这辈子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要加上一件,就是让这个小翅膀走进自己的厨房。


 


梦境的深处是血红色的。


那时候的Tony Stark还没有成为一个杀手,和所有的同龄人一样骄傲、自负,还有一些小小的叛逆,总是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不屑一顾。他可以花费大量的时间在玩乐和泡妞上面,也可以把MII所有漂亮的姑娘都睡个遍,但依然还是所有人眼中的那个天才Tony Stark。


所有人都说他是上帝最宠爱的那个孩子。


直到那件事情发生,那条漫长到似乎看不见尽头的公路,转角处那棵高大的白杨树,还有树下撞毁的车子。震惊了整个纽约市的惨案,他呆愣愣地跪坐在路边,想要问问上帝这一切是不是只是一个玩笑,然而张开嘴就是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他看见大量的鲜血从车门的缝隙中流出来,一直蔓延到自己的身边,然后从那些暗红色的液体中,伸出一只只干瘦枯槁的手,将他抓住、拖入到一个无底的深渊中。


悲哀和恐惧像是海水一样将他淹没,无法呼吸,无从逃离。


“Tony……”


恍惚中感觉像是有谁揉平了他眉间的褶皱,像是Mary曾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环绕住他手掌的温度传递着能让人安心的力量。


但是什么都改变不了,他做的那些事情。


“Tony……醒醒……”


像是电流积聚成了一个巨大的冲击力,在他的眼前猛地炸开。随之而来的是心脏猛烈的跳动,一时间光芒大盛,他挣扎着尝试去触碰那片过分明亮的光源。触碰到光源的那一刻,眼前出现无数模糊的色块。他眨了眨眼睛,等模糊的重影消失掉之后,整个世界开始变得清晰起来。


“嘿,Tony。”


一只手贴心地替他擦去了额头上的汗水,Tony抬起头,发现Steve坐在自己的床边,微弱的月光映照在他身上,格外地耀眼。Steve看见他睁开眼睛,轻轻地松了口气,“你睡着没多久就开始在床上翻来翻去了,怎么叫你都不醒来,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了?”


心跳有些急促,他拉长着呼吸平复着自己的情绪,本来想对Steve笑笑,但是扯了扯嘴角之后发现完全没有办法形成一个微笑,“大概是去了趟地狱吧。”


月光下的天使严肃地皱起眉头,认真地看着他,“Tony,你是不会下地狱的。”


奇怪的感觉从心脏的位置升腾起来,顺着血液流窜进四肢百骸,掀起一阵阵的惊涛骇浪。这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让Tony觉得有些不舒服,他甚至已经记不清楚上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有人陪伴在身边是什么样的感觉了,也分辨不清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像是在沙漠中长途跋涉的人,终于找到了一片绿洲。


这种感觉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Tony轻轻地叹了口气,疲倦地闭上眼睛,“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Steve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蓝色的眼睛里弥漫起了复杂的情绪。良久,他轻轻叹了口气,抬起右手放在了Tony的额头上。


一道白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指间流窜出来,钻进了他的脑袋中。


平稳的呼吸声响了起来。天使低下头,在小胡子男人的额头上轻轻地烙下了一个吻。


“做个好梦,Tony。”


 


难得的一夜无梦,Tony醒来的时候有一丝的恍惚,桌子上的闹钟显示现在是早上八点。在以往没有任务的日子里他从来没有睡到过这个点,总是会被接二连三的噩梦折腾到在天还没有亮的时候就猛然惊醒。


这会不会也是一个梦?等他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就会发现某个枪下亡魂浑身是血地站在床边,一脸怨恨地盯着自己看?


这是恐怖片中常用的老套路,对于刚刚成为杀手的Tony Stark来说是一场永远摆脱不了的梦魇,就像是那只永世栖息在自己肩膀上的天使一样。即使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也总是会因为那些可怕的梦境而害怕入睡。


他在床上翻了个身,窗外的阳光很柔和,并不刺眼,难得的平静让他有一种想要继续睡过去的欲望。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可刚刚闭上眼睛,耳边就传来了翅膀煽动的声音。他睁开眼睛,Steve正从窗外飞进来。


那对硕大的翅膀可没有办法通过那个狭小的窗户,于是他在进来的同时一边收起了自己的翅膀,天使逆着阳光,明黄色的光线给他的周身镀上了一层金边,就像是教堂穹顶上的图案一样,将希望的气息强行地灌输了下来。


就像是儿时Mary给他讲过的通话故事一样,天使挥舞着翅膀走下云端。习惯了黑暗的Tony,第一次感到了炫目。毁灭性的美感,他像是看到了太阳与海洋交相辉映的画面。连带着那颗早就麻木的心脏,也不由自主地加速跳动起来。


Steve冲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一时间连阳光的黯然失色。


一片羽毛飘落在Tony的脸上,他很不给面子地打了个喷嚏,打破这幅温馨的画面。


该死的羽毛过敏!


“Fuck you!Steve Rogers,我说过多少次,别随便张开你那双鸡翅膀!”


“Language,Tony,鸡翅膀是不能飞的,也没有那么大。”Steve将翅膀收好,走到床边,将手里拎着的袋子放在了他的床头柜上,“而且我出去的时候有记得隐身不让别人看见,所以不会引起什么麻烦的事情的。”


Tony打开袋子看了一眼,里面装着一个三明治,还有一瓶牛奶。很Steve Rogers式的早餐,Tony有些嫌弃地瘪了瘪嘴,“你不会一大早飞出去就是为了给我买早餐吧?”


Steve点了点头,伸手从袋子里拿出那瓶牛奶,放在掌心握了一会儿,再递给Tony,“你住的这边太偏僻了,附近都没有早餐店之类的东西,加上我又不会开你那辆汽车,所以只能飞过去了。”


“你翅膀的伤不碍事吧。”Tony接过他手中的牛奶,发现原本冰凉的瓶身已经变得温热起来,温度正适合入口。


“你是在关心我吗?”Steve露出了一个无数次被Tony嘲笑为软蛋天使的笑容,他看起来心情很愉悦,如果不是被Tony明令禁止的话,他一定会忍不住扑扇两下自己的翅膀,“伤口已经好了很多了,短距离的飞行不会造成太大的负担,但是想要回到天堂去的话还需要一段时间的修养。”


“你别误会了,我这可不是关心你。”Tony咬了一口手中的三明治,装作丝毫不在意的样子,但是有些发红的耳根还是逃不过天使敏锐的洞察力,“我只是不希望每天早上起来还得打扫满屋子的羽毛,而且昨天大半夜你跑我房间来干什么?”


Steve抿了抿嘴唇,敛去了脸上的笑容,认真地看着他,“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Tony,你需要我。”


Tony讨厌看到Steve的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明明什么都不知道,还是摆出一副我想要拯救你的悲天悯人的模样。就像是父母离开的时候所有人看着他的目光一样。


“你根本就不了解我。”


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样的话,Steve的眉毛轻轻地蹙起,眼里带着悲悯的神色,“你梦见了什么?”


Tony忍不住扬起了一个带着讽刺的笑容,放下手中吃了一半的早餐,学着Steve摆出一个认真的表情回答,“我梦见了很多金发大胸的甜心,挥舞着鸡翅膀飞到我面前,你知道的,就是你那些姐妹。她们都嚷嚷着说要和我做丨爱,哦老天,她们人实在是太多了,我都有些忙活不过来,然后就吓醒了。”


“Tony!”Steve不满地叫了一声。


“哦抱歉,我可爱的小甜心,原谅我过于直白的语言让你感到了难堪。”Tony耸了耸肩,隐约感到了些许的快意,“事实上,身边有你的话,谁会需要那些穿着裙子坐在云端弹竖琴的女性天使呢?你比她们火辣多了。”


“我们不穿裙子,也不弹竖琴,我们都是属于天堂的战士。”


“你的无聊简直可以写一本教科书了。”Tony翻了记白眼,挫败地拿起牛奶喝了一口,温热的液体从喉咙一直蔓延到胃里。他突然有些惊讶于自己的变化,居然能够丝毫不加以考虑地吃下别人准备的食物。


这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可是最大的忌讳,圈子里被仇家毒害的杀手就像是每天呼吸的空气一样司空见惯,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他在吃东西前都必须先用一些小动物来试验一下是不是被下了毒。


沙拉酱配上培根煎蛋的美味三明治一瞬间失去了原有的味道,Tony苦笑着摇了摇头,但还是一口咬了下去。即使是受伤的天使,也改变不了他是个优秀战士的事实,如果真的想要弄死自己,他的下场不会比那把被融掉的枪更好。


“抱歉,Tony。”他听见天使那么说,“我很久没有来过人间了,不清楚应该怎么样和别人相处或者交流,如果我让你觉得无趣了……”


“所以上帝创造你的时候还给了你多愁善感的能力吗?”Tony打断他的话,脑海中一个恶作剧的念头慢慢成型,“不过,大个子,如果你想变得有趣一点,我不介意当你的老师,带你去体验一下有趣的东西。”


天使似懂非懂地看着他,露出了两个大大的酒窝,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Steve看着周围的环境有些晃神,这是个地下场所,台上那个画着烟熏妆的女人在大跳脱衣服,台下则有无数贪婪的目光黏在她的身上。处一只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将他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来。Tony将一杯加了冰块的威士忌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下。


Steve急忙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冰冷的液体让大脑稍微清醒了一点。原本涨得通红的脸也稍微恢复了正常,“这就是你说的有趣的地方?”


“对啊,世界上最有趣的地方没有之一。”Tony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杯子里的冰块相互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响,“你不是一直都想了解一下我的生活吗?这就是了,威士忌,美女,还有这些难听的音乐。”


Steve涨红了脸,目光甚至不敢从Tony的身上移开,“可是……我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


“得了吧,我的小天使,这里才是真正的天堂。”Tony得承认,Steve的反应取悦到了自己,没有什么比一个面红耳赤的天使来得更让人开心的了,“而且据我观察,你身后那位穿着露腰背心的美女已经看了你很久了,也许今晚你可以体验一下什么叫做极乐?”


Steve顺着他的目光回过头,看见刚才在台上跳着脱衣舞的那位姑娘站在不远处,在看见自己回头之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顺带着抛了个媚眼。


Tony吹了声口哨,“哇哦,这姑娘够大胆,我喜欢。”


“不,Tony,我们应该离开这里!”Steve起身打算离开,转过头的一瞬间发现那位女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


“嘿,帅哥,第一次来这里吗?以前似乎没有见过你。”


那姑娘站的距离有些太近了,尺寸傲人的胸脯几乎要贴在他的身上。Steve向后退了一步,但身后就是沙发,所以并没有起到多大的用处。他把求助的目光投向Tony,发现对方只是双手环在胸前一副看戏的表情。


“想要请我喝一杯吗?”女人眨了眨眼,唇角扬起的笑容极尽诱惑,“看看周围那些男人,想要请我喝酒的人很多,但是都没有你这么……火辣。”


Steve得承认自己有些被吓到了,连面对着战斗都能面不改色的战士第一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再次看了一眼Tony,而事实上Tony的确开口,但不是为他说话,“事实上,我想我的朋友会和乐意的,不过他还是第一次和你这样的美人接触,所以有些害羞。”


“Tony!”他有些恼怒地叫了一声。


Tony冲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Come on,大个子,去体验一下什么叫做乐趣,我可以明天早上来接你。”


“我想要一杯龙舌兰,酒吧里有包厢。”


那位女士说着就想要挽住他的手臂,Steve下意识地躲开了,“抱歉……小姐,我和我的朋友还有点事!”他说完就一把拽起正在好整以暇看戏的Tony,绕过那位女士,快步地朝酒吧外面走去。


Tony捧着肚子笑个不停,直到两人一路走到酒吧外的一条小巷子里,Steve把他松开之后才一边擦着被笑出来的眼泪一边上气不接下去地说,“哦,老兄,看看你刚才的表情,简直就像是一个老处男一样,别告诉我你们天使从来没有过性。”


“那种东西会引诱天使堕落,在天堂是被明令禁止的。”Steve大方承认。


“老天,那你的生活还有什么乐趣?”Tony停止了大笑,抬起头来,在对上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的时候再次忘记了呼吸。


他总是会忘记Steve的眼睛到底有多蓝,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颜色,就算搜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词汇也没有办法把它形容出来。


Steve皱了皱眉,有些不悦地回答,“天使从来不需要乐趣。”


“没有乐趣的生活是悲哀的。”Tony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不由自主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所以,大兵,需要我来给你找点乐趣吗?”


像是受到了蛊惑一样,向来理智的杀手一把拽住天使的领子,将他的脑袋拉了下来,抬起头对着天使正准备喋喋不休的嘴巴吻了上去。


和想象中一样的美好触感,就像是他最喜欢的草莓果酱味的甜甜圈一样。对于性这方面的事情,Tony Stark向来遵从自己的本能,曾经有一次他和自己的暗杀对象疯狂地滚到了床上,并在事后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配枪给那个还在睡梦中的可怜女人脑袋上来了一枪。


勾引上帝的天使,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项罪孽呢?不过Tony一点都不介意自己死后会去到地狱。


直到这个吻分开的时候,Steve也依然没有缓过神来。这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像是有一股电流在四肢百骸中流窜,最后汇聚在心脏的位置,炸裂开来。他舔了舔嘴唇,甚至已经开始忍不住去回想那个吻。


“喜欢这种感觉吗?小翅膀?”Tony的声音将他的思绪再度拉回到地面上。


Steve张了张嘴,正打算说些什么,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就插了进来。


“Come on!那不是Tony fucking Stark吗?”两人循着声音回过头,不远的地方站着四个穿着奇怪的男人,为首的一个手里拿着一把手枪,指手画脚地对身后的手下介绍他,“想当初我也算是FBI的风云人物,保护的人从来没有失手的经历,FBI甚至是政府没有人不对我抱有敬畏之心。直到我遇见了这个家伙,Tony Stark,在国务院的门口,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枪打爆了我要保护的参议员的脑袋。Boom,前途拜拜。”


Tony丝毫没有要生气的意思,双手环在胸前,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所以呢?Agent……无论是谁都好,你现在是要找我报仇咯?”


“我不会杀了你的,Stark,我会扒光你的衣服,在所有人的面前干你,看着你像是一个婊子一样哭着求饶!”男人显然被他的态度惹怒了,快步走上前,手中的枪抵住他的额头,“我发誓,这个世界上你最不想得罪的人就是我,我会是永世栖息在你肩膀上的那只天使!”


“哈,不了,谢谢,天使有一个就已经够麻烦了,我可不想再多一个。”被枪顶住脑袋的Tony一点都没有惊慌,脑袋里甚至已经想好了无数能够干掉所有人的对策。


只是还来不及实行,就感觉到Steve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下一秒,眼前的画面变成了自己所居住的安全屋内。


他有些恼怒地拍掉Steve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回过头瞪着他,“你多管什么闲事?我能应付那些家伙!”


Steve皱了皱眉,“Tony,我看见了你那时候的表情,很可怕,你想杀了他们。”


“如果我不杀了他们,总有一天他们会杀了我!”


“我能拯救你!”


Steve的表情看起来认真极了,Tony愣了愣,随即扶着额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得了吧,Gabriel,这里可不是地狱,你什么都做不了,你救不了我。”


Steve看着他没有说话,而事实上Tony也没有打算留给他说话的余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房门在他身后重重地关上。


门锁落上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刺耳,Steve可以毫不费力地打开它。只是,他突然间感觉被关上的不仅仅是房间的门,更是他好不容易打开的Tony心上的那道门,现在它锁上了,像是一道藩篱一样耿恒在两人之间。


 


“看看上帝都对你做了些什么,我的孩子,你本来应该是站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的天之骄子,你理应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光芒四射的那个人。但是他夺走了你的一切,你所爱的,还有那些爱你的人。”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要么是他凶残成性,要么就是他根本就不在乎。”


“所以,孩子,你为什么要继续向他祷告呢?你应该拿起这把枪,报复他对你的所作所为,报复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你应该这么做,这是他欠你的。”


你听过撒旦在耳边低语的声音吗?有着蛊惑人心的作用,即使前面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你也会义无反顾地跳下去。


Tony双手颤抖了一下,接过了男人递来的那把枪。


 


“叮铃铃——”


闹钟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响起,Tony翻了个身,一巴掌拍在了闹钟的开关上,安静下来之后却再也没有了想要睡觉的欲望。


他眯起眼睛看着窗户,静静地等了一会儿,没有扑扇翅膀的声音,也没有哪个天使会再次从窗外飞进来。地上干净得一尘不染,连一片羽毛都没有剩下。


从那天晚上开始,他就再也没有见过Steve,那个总是喜欢悲天悯人、挥舞着翅膀弄得满地羽毛,面对姑娘的搭讪会脸红得不知所措的天使。大概是已经放弃了自己这个无可救药的坏蛋,回到他的上帝爸爸身边去了吧。


习惯是一件可怕的东西,当你从来没有拥有过的时候,你可以假装那不属于你,但是一旦拥有了,就会像是在心脏里生根发芽的种子一样,再想拔掉,就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Tony Stark已经习惯了短暂地拥有,比如Howard夫妇,又比如在父母离世后,那个一度对自己不离不弃的金发姑娘。


 


他没有想到再次见到Steve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这是一个简单的任务,雇主将高额的酬金通过固定的渠道打到了自己的银行账户里。他甚至也不关心暗杀对象是谁,在经过了三天的蹲点调查之后,拿着一把狙击枪,在市区里的一栋高楼大厦上打爆了那家伙的脑袋。


底下的人群陷入了一片恐慌。


他心满意足地将现场清理干净,准备离开。转过头的时候看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表情错愕的Steve,来不及收拢的翅膀扑扇着落了一地的羽毛。让Tony有些怀念的画面,只是出现的太不合时宜。


Tony抿了抿嘴唇,拎起装着狙击枪的包,绕过他,往计划好的逃生通道走去。


他知道Steve跟在自己身后,也屏息静气地等着对方说些什么,例如指责他的话,又或者说对他失望透顶,然后两人接着大吵一架,天使回到自己的天堂,而杀手继续留在地狱。然而Steve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跟在他身后。


就这么相安无事地一路走回到了Tony的安全屋内,Tony开门进去后等了一会儿,发现Steve没有跟进来,而是站在门口盯着地板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就像是上次将受伤的天使捡回家的时候一样,Tony鬼使神差地对他说,“所以,你是要站在门口把水泥地盯穿,还是进来给我把门关上?”


话刚出口Tony就感觉有些懊恼,随手将箱子扔进了墙壁夹层中的武器库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没多久Steve就跟了进来,将手中拎着的袋子放在了桌子上。Tony不用看,也知道里面装着一块三明治和一瓶牛奶。


“嘿……我想你应该还没有吃过早餐,所以给你带了点三明治和牛奶。”Steve打开袋子,从里面将牛奶拿了出来,想要像往常一样将牛奶放在掌心热好再给他,但是他的手有些发抖,一个手滑,牛奶瓶掉到了地上。


玻璃制的牛奶瓶砸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声响,乳白色的液体溅了一地,Steve晃了晃神,急忙蹲下身想要去将碎片捡起来,却被玻璃碎片划伤了手指。


殷红色的液体很快渗了出来,Tony有些忍无可忍地一把将他从地上拽起来,“够了!Steve Rogers!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Tony,抱歉,我只是……”


Steve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很快地被Tony打断了要说的话,“你刚刚在大厦楼顶也看见了,我是个杀手,我在把子弹射进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可怜家伙脑袋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我甚至都不在乎他是谁!你不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Steve,你应该去拯救一个更加有希望的人,而不是一个凶手!”


Steve垂下头,有些过长的金色发丝遮住了他脸上的表情,“抱歉,Tony……我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想要拯救我吗?”Tony摇了摇脑袋,忍不住笑出声来。


Steve抬头看着他,蓝色的目光中充满了坚定和执着。


“你想要拯救我?”Tony扶着脑袋,一副要笑晕过去的样子,语气中却充满了尖锐的嘲讽,“Howard和Mary出事的时候,我祈祷了那么久,你和你的上帝做了些什么?让我想想,什么都没有!而当那件事情改变了我,对我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的时候,你猜发生了什么?Boom!天使出现了!对我说要带我离开这个地狱!”


Steve看着他,心脏像是被尖锐的利刃扎破了一个洞,一种名为悲哀的情绪汩汩流出,很快将他整个人淹没,“抱歉……”


“去你的Steve Rogers,我这辈子最不需要的一个词语就是抱歉。”Tony嗤笑了一声,绕过他离开了安全屋。


 


“这里不是地狱,Steve,你也拯救不了我,因为地狱在我心里。”


 


他第一次杀人是在二十三岁的时候,他只被告知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和住址,没有人告诉他那个男人做错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被人花钱追杀。事实上他也一点都不在乎,年纪轻轻的他带着满腔的怒火和复仇的欲望潜入了那个男人的家里,在睡梦中割断了他的脖子。


“等我长大了,我会为你而来,我要亲手杀了你。”


他还记得那个被他放过的孩子也有着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他没有像这个年龄的孩子一样抱着父亲的尸体哭泣,而是无比沉着冷静地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出了那句话。不是一个威胁,更像是一句宣誓。


十几年的时间过去了,他早就忘记了那个孩子的长相,但那双眼睛却像是被烙印在了眼皮上一样,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见。


 


“我会等着你,但愿你能在我被别人杀死前动手。”


 


冰冷的雨水冲刷在他的身体上,鲜血混合着雨水在水泥地上蜿蜒,最后流进下阴暗的水道中。


那个有着和Steve相似蓝眼睛的男人冷漠地看着自己,和十几年前的那个眼神如出一辙,手枪在他修长的手指上打了个转,回到了枪套里。“我承诺过,我会为你而来,亲手杀了你,就像当年你杀死我的父亲一样。”


“而你做到了。”Tony对他笑了笑。


男人抿了抿嘴唇,没有多说些什么,转身离开。那一枪正中心脏,虽然不会让他马上死去,但是血液会很快地流干,所以他并不担心。


Tony闭上了眼睛,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快就会多出一个像自己一样的人。复仇并不会改变什么,只会让他感觉像是杀了一个并不相关的人,然后继续在这条黑暗的道路上挣扎下去,直到有一天被另一个人杀死。


全身的血液在迅速地流失,身体也因此变得僵硬冰冷起来。


神奇的是,他并没有感觉到悲伤,恐惧,又或者是愤怒之类的情绪,只是觉得有些遗憾。自己在黑暗中挣扎了太久,久到以至于出现了那么一个人,想要将他带离这个深渊,他也毅然决然地推开了那双手。


那个天使像是一道阳光一样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一点点地吞噬掉了自己赖以生存的黑暗,他本来有机会抓住那只手,逃离这场没有止境的黑暗。但是他开始恐慌了,害怕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会玷污那双纯白的翅膀。


Howard和Mary一定对他非常失望。


但是也没有关系了,既然有天堂存在,那就一定有地狱,像他这种人是注定要下地狱的,也不需要担心会看见他们失望的眼神。


他想起了在酒吧外巷子里的那个吻,那甚至都算不上是一个吻,只是简单的嘴唇接触,带着草莓果酱和阳光的味道。一脸错愕的天使,一双蓝到让他忘记呼吸的眼睛,这些东西足以让他在地狱铭记很久了。


“抱歉,Steve……”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


在意识完全坠入黑暗中的前一秒,他似乎又听见了翅膀煽动的声音。


 


Tony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再次醒来,而且不是在地狱,而是在Steve的怀中。


看见他醒来,Steve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像是很着急地赶过来一样,身后的翅膀还来不及收起,羽毛掉落了一地。


“还好我赶上了。”


Steve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Tony坐起身正打算说些什么,例如感谢之类的话,又或者是什么都不说,抱住他来上一个热吻。但是眼前出现的一幕像是一只从黑暗中伸出来的魔爪一样,狠狠地攫取住了他的心脏。


Steve的身体在一点一点地变得透明!


“天啊,你在消失!”Tony想要伸手抓住他,但是却径直穿过了对方的身体。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抱歉,Tony,我不是治愈天使,力量全部用完了。”Steve虚弱地冲他笑了笑,想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一下,但是失去实体的双手没有办法触碰到他,“不要难过,Tony,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Fuck you!Steve Rogers!去你的抱歉!去你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Tony抬起手想要给他一拳,但是手臂停在了半空中,温热的液体从眼眶中流出来,混着冰凉的雨水穿过天使的身体,砸落在地上,“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去死?我干了那么多错事,杀了那么多人,你为什么还是不能放弃我……”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如果我放弃了你,我会后悔一辈子的。”Steve尝试着安慰他,却发现小胡子男人眼泪掉得更厉害了,“抱歉,Tony,你知道的,天使的一辈子很长,长岛我都不记得自己活了多久了,是你的出现,让这一切变得有意义起来。”


Tony没有说话,仿佛一开口就会想当年Howard夫妇离去的时候一样,撕心裂肺地哭出声来。Steve尝试着在虚空中抱住他,没有任何的触感,也感觉不到彼此的温度。


“Tony,我想再问你一件事情。”


“嗯?”


“那天,在酒吧外面的那条巷子里,那个吻,意味着什么?”


“那意味着我爱你。”


 


他抬起头,阴暗的小巷子里空空荡荡的,就像从来没有人存在过一样。


 


【尾声】


名震一时的杀手Tony Stark在某次被人暗杀之后销声匿迹,不少同行们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假惺惺地哀悼世界上又少了一个厉害人物。


Tony带着那些安全屋里来不及扔掉的羽毛来到了布鲁克林的一个小镇子上,用多年当杀手的积蓄开了一家甜品店,主要经营的甜品是甜甜圈,但是他坚持在每天早上吃一块三明治,和一杯温热的牛奶。


带来的羽毛被他缝进了枕头里,歪歪扭扭的做工,还有完工后无一完好的手指。


他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持续到自己再次死去,孤单,但是并不感觉缺少了什么。直到有一天早餐,这家小小的甜品店的门被人推开。


来人有着一头金色的短发,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蓝色,无法用语言去形容,也没有办法去想象。


Tony看着他,手中的牛奶瓶砸落在地上,乳白色的液体溅得到处都是。良久,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还以为你死了。”


“抱歉,我那时候力量耗尽了,上帝救了我。”


“那他至少还做了一件对的事情。”Tony假装丝毫不在意地咬了一口三明治,却感觉无论如何也无法下咽,“所以,小翅膀,你这次来是干什么?告诉我你没死?顺便道个别,回到你的上帝爸爸身边去?”


“事实上,我现在没有翅膀了,我想来问问你,需不需要招一个新的店员?”Steve抿了抿嘴唇,冲他露出两个大大的酒窝,一瞬间连身后的阳光都为之失色。“顺便,再问一下,那个吻意味着什么。”


 


回应他的是前杀手身手矫捷地翻过收银台,快步撞进自己怀里的一个拥抱。


 


“那意味着即使我死后要下地狱,你也得陪着我了,混蛋。”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朋友,八月份打算把Into the fire出一个本子,届时这篇文也会加入到本子里,顺便放送一个肉番外【天使的第一次】⁄(⁄ ⁄•⁄ω⁄•⁄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如果感兴趣的姑娘可以关注一下,顺便我的微博号:苏小三和苏小四

评论

热度(644)

  1. 人型自走炮苏三起解 转载了此文字